昆明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血帝狂尊 第332章 蛟龙逆鳞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0:22 编辑:笔名

血帝狂尊 第332章 蛟龙逆鳞

但是让凌炎大跌眼镜的是,魔兽在一大堆的物品中胡乱的翻腾,把东西弄得一塌糊涂之后竟然把目光瞄向了凌炎的那些书籍走了过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魔兽竟然要看书,”凌炎瞪大了眼睛看着魔兽走到了那些书籍的近前难以置信的说道,“我敢保证,这件事要是说出去绝对不会又相信,”

澹台若烟也对魔兽竟然对书籍产生了兴趣感到诧异,也瞪着眼睛看着魔兽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朋友,你沒有跟我开玩笑吧,那些都是祭炼师的书籍,难不成你要成为祭炼师,那可都是师父留给我的,你可不要给我弄坏了,”凌炎道,

“呼……”魔兽大脑袋一甩冲着凌炎一声闷哼,然后來到了书籍近前用鼻子在上面嗅了起來,

“不对,老朋友应该不是对书籍有兴趣,一定是书籍里面无意中夹带了什么东西,才让他产生了兴趣,”看到魔兽用鼻子在上面嗅來嗅去,凌炎恍然大悟道,

“凌炎,你有沒有得到过什么奇怪的东西自己也忘记了,”澹台若烟道,

“应该沒有,我除了在遮天大阵中得到过一些天材地宝之外,沒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凌炎凝眉细想的说道,“要说沒有或许也不对,在黄龙沙漠的时候,我曾经在付家得到过一个东西……”

想到这里,凌炎突然眼前一亮,立刻把在黄龙沙漠中付家得到的那狂废铁想了起來

,现在细想起來,那块废铁跟魔兽脖子上的那个伤疤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对了,就是那块废铁,”

凌炎的话音刚一出口,就看到魔兽突然一声吼叫,一个金光耀眼的东西从一本书籍中飞了出來,

原來魔兽寻找的东西竟然被夹在了书页当中,

“吼……吼……”魔兽看着这个金光耀眼的物体,发出一声声的怒吼声一对肉翼爆展开來腾空而起张嘴就想要咬住这个东西,

可是这个散发着金光的物体并沒有让魔兽得逞,而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魔兽的张嘴的一刹那就飞到了魔兽的头顶上,

“果然是那块废铁,”凌炎看清楚金光中的物体形状之后诧异道,“老朋友为什么会对这块废铁这么感兴趣,莫非这就是造成他身上那个伤疤的东西,”

“凌炎,现在我敢肯定一点了,你的这个老朋友绝对不是普通的魔兽,你所说的那块废铁很有可能就是龙族的逆鳞,”澹台若烟道,

“难道老朋友真的是龙族,”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空中的怒吼声越來越激烈,魔兽拼命的想要抓住那个散发着金光的废铁,可是那块废铁的速度比魔兽快了不知道多少倍,总是在魔兽快要抓住他的时候从魔兽的手中溜走,

“吼……”暴怒的魔兽突然身体暴涨,四肢上面的五只利爪好像一柄柄高等级的玄刃一样闪烁着寒光,不消片刻魔兽的身体就保障了几十丈,

“若烟,你如保护凌破天,我去帮帮我的老朋友,”

“你小心,”澹台若烟也不多说,说完之后一道结界裹住凌破天腾空而起飞到了远处,

凌炎看到空中,金光废铁正好从他的眼前废话,凌炎伸手就要去抓,可是还沒等他的手伸出來,金光就已经飞出去了几百丈之远,

“老朋友,我來帮你,无论这是什么东西,只要对你有用他就是属于你的,”凌炎猛震双翼直追金光,

一人一兽,在空中对金光废铁展开了围追堵截,可是这快废铁就好像是专门要戏弄凌炎跟魔兽一样,当一人一兽离着他很远的时候,金光废铁不紧不慢的在原地打转,可是当靠近的时候,他又总能从这一人一兽的空当中飞走呢,

折腾了大半天,魔兽气喘吁吁的在空中停了下來,而凌炎也暂时停了下來这种无谓的追赶,

一人一兽分列两边把金光飞天堵在了中间,

“嗖……嗖……,嗖嗖,”金光废铁不知疲倦的在双方的中间上下飞动,好像在故意的调戏凌炎跟魔兽,

“我以前怎么就沒有看出來你还有这样的能力呢,如果不是我的老朋友发下了你,我岂不是白白的让你躺在我的储戒中浪费了,”凌炎呵呵笑道,

“吼……”

魔兽厚重的粗气从鼻孔里不断的呼出,冲着金光一声怒吼,

“老朋友,你放心,不捉到它,我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我一定会帮你捉到,”凌炎明白魔兽的意思,也看出了魔兽对这个金光废铁必得之心,

“慢着,”就在凌炎跟魔兽心有灵犀想要再次合围金光废铁的时候,从远处的高空中一个苍老的老妇声音传來让凌炎就是一愣,接着也停了下來,

“嗖……”

就看到在声音落下不久,从远处的云层中无数道翠绿色的流光冲下,在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翠绿色尾巴冲着这边呼啸而來,

如此多的流光远远的望去场面十分的壮观,尤其是最前方的三道流光,在翠绿色之内还有隐隐的色彩斑斓,细看之下跟凌炎的天凤双翼所产生的流光基本沒有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些色彩斑斓比凌炎要弱了很多,

“凌炎,住手,这东西不是你能触碰的,”一个凌炎听起來很熟悉的声音喊道,

“凤瑶,”看到这些流光又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凌炎就是一愣,

凌炎回头看了看澹台若烟,就看到澹台若烟好像早就知道皇凤族要來一样,根本沒有一点意外,

“你就是凌炎吧,凤瑶说的对,这不是你能触碰的,不但是你,出來蛟龙之外,谁也不能碰他的逆鳞,”三个娇美的夫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凌炎的身边,其中一个看起來也就三四十岁的夫人说道,

“小子凌炎见过各位前辈,几位前辈可是皇凤族,”凌炎恭敬的说道,

“皇凤族族长凤韵,这两位是我皇凤族的两位长老,”夫人说道,

原來这个夫人就是皇凤族的族长,上一次去的时候沒有见到,沒有想到竟然是一个看上去如此慈善美艳的女子,

“小子失礼了,上一次去皇凤崖的时候沒有拜见族长前辈,请前辈勿怪,”

“呵呵,凌炎小友太可气了,”凤韵掩唇一笑,这一笑羡煞千娇百媚,更是让这紧张的空中平添了一些缓和,

“凌炎,天女呢,”说话间,凤瑶也來到了身边,左右看了看沒有看到澹台若烟这才问道,

“若烟在保护我的朋友,”凌炎用手一指远处说道,

凤瑶顺着凌炎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就是一皱眉,娇媚的脸上很是不解跟困惑的说道:“你竟然让天女保护你的朋友,凌炎,你到底要干什么,天女身份之高贵难道你知道吗,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天女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对你百依百顺,”

说完之后凤瑶震动双翼去寻找澹台若烟,

凤瑶的话让凌炎十分自责,这段时间以來,自己确实已经忘记了澹台若烟的身份,而澹台若烟在自己的身边也从來沒有摆出一副天女的架势,发展到今天凌炎跟澹台若烟两个人都还沒有注意到这一方面,

“凌炎小友,我们去见见天女吧,天女对皇凤族有着天高地厚的大恩,我们不能失礼,”凤韵礼貌的对凌炎点点头说道,

“前辈请自便,”凌炎道,

“小友也随我们一起吧,这里你帮不上忙,一切都要看这头蛟龙自己的缘分了,”凤韵看到凌炎沒有动,又说道,

“蛟龙,”龙炎错愕道:“晚辈愚钝,请前辈明示,蛟龙是什么意思,”

“先见过天女之后早说吧,”凤韵说完含笑而去,

凌炎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魔兽,就看到魔兽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金色的废铁根本沒有看到凌炎正在看他,

“我终于知道你是什么种族了,老朋友,就看你自己的了,”

当凌炎來到澹台若烟所在的位置时,凤韵等皇凤族的长者们正在施礼问候,而澹台若烟一副冷淡的样子根本不予理会,只是看到凌炎的时候眼神中一抹一样的神采闪过,

凤韵等人把这些看在眼里,相视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分别站在了两旁,

“若烟,凌破天怎么样了,”凌炎上前道,

不等澹台若烟说话,就听到凤瑶道:“凌炎,你眼里还有天女吗,不问候天女也就算了,竟然还如此质问,”

虽然凌炎对这个方面也很愧疚,可是凤瑶一遍又一遍的说起还是让凌炎有些不悦,

“凤瑶姑娘,请你不要在我面前这样说话,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來三番两次的指手画脚,”

“你……凌炎,你不要不知好歹,我们前來可全是因为天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以为皇凤族会來帮你吗,”凤瑶气急道,

“哦,原來你们是來帮我的,呵呵,那对不起了,我不需要,请回吧,”凌炎根本沒有因此而示弱自己的底气,一句话就把凤瑶认为天大的人情给拨了回去,

南平治疗睾丸炎费用
宜昌治疗睾丸炎费用
赣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南平治疗睾丸炎医院
宜昌治疗睾丸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