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漂泊于它乡异地的游子

发布时间:2019-11-23 22:35:03 编辑:笔名

漂泊于它乡异地的游子

犹如落叶一样地漂泊于它乡异地的游子,对生养和哺育了自己的家乡,总有一缕缕永远也叙说不完的深厚情谊。记忆中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还有那些熟悉的早已离开人世的面孔和久远淡淡的往事,如随风飘逝的落叶,一点一点的从视线中慢慢摸去。可每当于风月苍茫的夜晚,心情寂寞的伫立于窗前,千头万绪的思绪和萦绕于心的怀念,仿佛要穿透这迷雾茫茫的寰宇星空,回到熟悉的儿时的故乡,飘浮于眼前的那种悠淡的如梦似幻的感叹,重复地刷新着古迹斑斑尘封的画面,如一泓甘泉般凛冽地润泽着逐渐枯萎也涸干的心田。勾勒出思绪无限的情结,家乡打麦场的曾经总是那么地难以忘怀。 家乡的打麦场和星罗棋布的遍布于其它各地的打麦场一样,随着时代的变迁,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而销声匿迹的不复存在了,但凡是在农村生活过的且年龄稍大一点的人,都知道乡村的打麦场是怎么回事了,签名大全那种苍凉、空旷、遥远、缥渺的感觉和记忆,每每念及都会有一种由然而生的感怀,都有叙说不完的动听的令人心酸的也心醉的神奇故事。随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和土地的承包下户,演义中国历史近三十年的打麦场,就那么由兴盛到衰退地,风光荣耀地消失了。 在那个几千年一成不变的且接近于原始人类耕作方式的年代,机械化的吼声还不曾震撼肥沃而黑呦呦的神州土地,打麦场确实为农业合作化后的农民,提供了集中便利地收获碾打场所,每年收获回来那么多的麦子,平摊在偌大的打麦场上,用牲畜拉着石碌碡一圈圈的转悠当到了晴朗的夜晚,好多男人都会从家里拿来被褥,找一张芦苇编织的席子,睡眠于洁净光亮而空旷寂静的麦场上,栩栩的微风吹拂着,了望着遥远而深遂的天际,群星闪烁的夜空时不时的就划过一道道流星线,拽曳着长长地明亮耀眼的尾巴,还有那不断游动的闪烁的星星,谁也不知道天空中为什么会有转动的星星。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静静地躺倒仰卧在地铺上,惬意的微闭着双目,默然的侧耳聆听着上了年岁的老人们谈天说地,其实我们最爱听的还是村里最有文化的,考文老学究的说书故事了,在我们蒙胧的幼稚的心田里,岳飞传里的岳家将的精忠保国,隋唐英雄传里英勇无敌的秦叔宝骊山救唐王,水浒传里的鲁智深倒拨垂杨柳,武松景阳岗打虎,还有三国演义里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等等的侠义勇为,已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心灵深处。其实乡下人蒙胧的认识社会都是从这里开始,一点一滴的从中汲取了做人的道理。 过了夏收季节,再把近三分之二的土地用来种植棉花、花生什么的,三分之一的也就将近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土地留用下,在靠近路边处排列着一溜溜巨大的蘑菇云抑或是房屋似的麦垛,空置的打麦场留下来备作它用,比如秋天的玉米棉花的凉晒等等的。 进入冬季一直到第二年的夏收时节,空荡荡地平展展犹如广场似的打麦场就成了孩子们的天下,白天在这里玩耍学骑自行车,或一只脚踏地一只脚提起,跳跳蹦蹦地玩一种叫做 倒拐 的游戏,还有跳绳子踢毽子打陀螺滚铁环玩老鹰抓小鸡等游戏什么的,但这大都是女孩子们和小不点的男孩儿玩耍的项目了,稍大一点的自称为男子汉的男孩子们集聚在一起,在给牲畜铡草过后剩余的麦桔堆里比赛摔跤,有时是单对单的比赛,有时是由一个较大的作擂主,小一点的逐个的轮流上阵参与,一个不行下一个再来,时间长了,最勇猛的自然就成了擂主。也有的时候是把人按实力分为两拨,好象古战场上的群英会,大家一起上阵,那个滚打摸爬的场面实为壮观,一场战斗下来,总有受伤受不了而哭泣的,但在大伙心无芥缔的笑声中一会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一个个神采奕奕地兴高采烈地都成了胜斗士,乍看都好象从古墓里爬出来的,灰头灰脑地实象盗墓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从那里来了一群古人类抑或是刚出土的兵马俑。到了晚上,这里就成了楞小伙们的摔跤竟技场,反正大家晚上都没事可做,就来到这里练练武艺,松松筋骨,煅练身体,输赢无所谓,就图娱乐开心。 土地下户后打麦场也变成了田地,牲畜也从农民的宝贝退役为餐馆里令人馋涎欲滴的嫩香地餐饮,现代化的机械化快速地发展,使原来几个月的夏收,现如今最多几天就过去了,而且是静坐在麦田路边,等待联合收割机把收获来的麦粒自动控制地放入容器里。麦桔杆也就禾杆还田成为肥料,或送往造纸厂去造纸。无用的打麦场,也从人们的记忆里快消失怡尽了,可曾经的经历和快乐地童年趣事,每每想起,都会有一种心旷神怡地快慰。 【我要纠错】 :christine

金融
健康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