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9.K.O.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3:51 编辑:笔名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9.K.O.

佛拉斯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糟糕透了。

这个不修边幅的胖子是个标准的垃圾牛仔,继承了红脖子们的所有缺点,粗鲁,蛮横,不合时宜的傲慢,贪婪,暴饮暴食,不过如果说他身上还有什么优点的话,呃,他有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

佛拉斯不是第一个接受法尔科尼贿赂的警长,但他绝对是和法尔科尼合作最深的一个家伙。

他对于法尔科尼递来的钞票来者不拒,同时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为这个哥谭最大的黑帮头子的非法交易遮遮掩掩。

他管这叫“合法的灰色收入”,当然,佛拉斯并不担心自己会被揭发,因为整个哥谭警局除了自己的搭档,那个脾气又臭又硬的戈登之外,所有人都被法尔科尼的金钱攻势收买了。

或者说,那个纵横哥谭黑暗世界的黑帮头子已经收买了整个城市大半的达官贵人,佛拉斯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卒子,但却是最好用的那个。

不过今天,佛拉斯照例在下班后来到哥谭码头,为法尔科尼的交易打掩护,据说这是近期法尔科尼进行的最后一场交易,但偏偏就在这最后一场交易即将完成的时候,一个混蛋出现了!

一个穿着和疯子差不多的异装癖从天而降,在1分钟之内打倒了13个法尔科尼雇来的退伍士兵,简直不像是一个人,就像是一个黑色蝙蝠一样的怪物!

佛拉斯可没有为法尔科尼牺牲的觉悟,他是收了那家伙很多钱,但那些钱还不够买他的命,所以他见势不妙,他逃了,但就在他被身体里过剩的脂肪压迫的几乎要跑不动的时候,一个轻佻的声音从旁边集装箱的黑暗角落里传了出来。

吓了胖警长一跳。

“嗨,朋友,你准备去哪?”

佛拉斯警长猛地回头,手里的柯尔特顺着他的身体摆向了身后,但就在同一时刻,他的手臂被黑暗中扑过来的家伙猛地抬起,手指还未触及到扳机的时候,手腕就是一阵剧痛,紧接着手枪脱手。

佛拉斯警长的尖叫声刚刚想起,一个冰冷的玩意就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然后是那个变得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闭嘴!你的声音太难听了。”

警长先生立刻闭上了嘴巴,还没等他说出讨饶的话,他的后脑就被狠狠用枪柄砸了一下,佛拉斯双眼一翻,瘫软在了地上。

赛伯吹了个口哨,将柯尔特放进了口袋里,又在佛拉斯的口袋里找到一个备用的弹夹,最后又掏出一个油渍斑斑的钱包,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取了出来。

是的,赛伯很穷,对于一个目前手里什么都没有的家伙来说,任何战利品都是不能放过的。

不过就在赛伯将空掉的钱包扔到佛拉斯身边的时候,一道呼啸声就从他脑后传来,赛伯的身体向外一矮,整个人在地面上滚了一圈

,躲开了背后的突袭,站了起来,快速摆出了格斗的姿态。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偷袭者。

远处的枪战在这个胖警长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停息了,看上去就是眼前这个古怪的家伙搅了局。

他穿着一身很奇怪的黑色盔甲,不像是金属,倒像是某种特殊的材质,披着黑色的披风,在胸前有个黑色的张翼蝙蝠的标志,腰间围着黑色的金属腰带,腰带上同样有蝙蝠标志,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头盔。

一个黑色的,看上去很坚固的,被塑造成了蝙蝠一样的古怪头盔。

赛伯眯起了眼睛,这个异装癖如果不是一个疯子,那么毫无疑问,这声古怪的行头就是在遮蔽他的身份,而且从这个家伙散发的那种冰冷的气息来看,这是个狠角色。

“哇哦…万圣节提前到了吗?打扮成这个样子,是打算要糖?”

赛伯谨慎的后退了一步,他的左手摸向了口袋,那里有一把冰冷的枪,他开口试图嘲讽这个家伙,但就在他后退的那一刻,这个显然对蝙蝠有某种特殊癖好的混蛋就朝着他冲了过来。

速度极快!他识破了他的打算!

“砰”

一记凶狠的直拳,好无花哨,但赛伯双臂交叉挡在身前,却还是被被这一拳打的后退了三步,双臂剧痛,就像是要被打断了一样。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高声问到,那声音明显经过变声处理,显得粗壮而低沉,在黑暗中显得很有威慑力。

“关你屁事!”

赛伯咧嘴一笑,活动了一下双臂,握紧双拳,就朝着这个奇装异服的家伙冲了上来。

同样是一记毫无花哨的直拳,不过就在赛伯的拳头要打中这家伙的脸颊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掌捏在了手中,蝙蝠男的身体晃了一下,他看着面目狰狞的赛伯,大声质问到,

“你杀了五个人!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想说的就是…我有两只拳头!”

“砰”

左拳被抓住,但右拳在下一刻轰出,正中蝙蝠男的腹部,他被打的踉跄后退,赛伯的拳头脱困的那一刻,他的左腿横扫起来,又扫到了那家伙的腰上,将他再次打退了两步。

看上去势均力敌,但赛伯的表情却越加凝重,那身盔甲果然有问题,刚才那一拳打上去,就感觉打在了厚重的牛皮上,最少抵消了三分之一的力量。

不过这也代表着那身古怪的盔甲之下,只是一个更强壮的正常人。

只要是人,赛伯就不怕。

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又活动了一下脑袋,最后活动了一下肩膀,将外套脱下来,扔在了地上,

“你看到我杀了他们?果然…我就感觉到当时有人在窥探,原来是你这个异装癖…不过你打算怎么惩罚我呢?为了五个要杀人的罪犯,嗯?义务警察先生?”

来到这世界2天了,赛伯知道这里的人称呼那些都市传说一样的超级英雄为“义务警察”,这当然不是一个褒义词,不过第一次见到这种传说中的人物,赛伯内心里有些兴奋。

当狼当得久了,就很难伪装成羊了,更何况赛伯本就没打算伪装,在不影响生活的情况下,他其实很乐意接受一点小小的意外考验。

而面对赛伯的嘲讽,重新站稳了身体的蝙蝠男双手低垂,他头盔之下看向赛伯的目光越发冰冷。

“这种攻击方式…你是军人?”

眼看赛伯没有回答,他又说到,

“罪犯自有法律和公正审判,还轮不到你执行私刑!更何况是死刑!你和那些罪犯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话,赛伯从内心深处涌起了一阵鄙视和嘲讽,这个家伙是谁?他真的相信这个冷漠的社会之下,是法律在支撑吗?

“很好,正义先生,那可怜的罗宾快被打死的时候,你嘴里的法律和公正在什么地方?罪犯就不应该被宽恕,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对你那可怜的同情心的侮辱…可是你居然还在维护他们…”

“嗖”,“嗖”

蝙蝠男没有回答他的话,回答赛伯的,是两枚呼啸着飞过来的飞镖,两指宽,一指长,非常隐蔽,猝不及防的赛伯向外一跳,躲开了第一支,但却被第二支射中了肩膀。

“嘶!卑鄙!”

眼看着蝙蝠男已经扑了过来,他左手一把攥住刺入了右臂的飞镖,将其拔了出去,扔在地上,然后双手挡在脑袋前方,疾风暴雨一样的攻击接踵而来,短短3秒钟,赛伯的身体就在这连续不断的重击之下失去了平衡。

他勉强从地上爬起,但迎面而来的就是来势凶猛的一拳,正中胸口,蝙蝠男的力量奇大,打的赛伯胸口剧痛,不过这种痛苦也激发了赛伯的凶性,他咆哮一声,彻底没了章法,蛮横的用双臂抱住了这个家伙的腰部,任由那拳头,肘部砸在自己背上,就像是小混混打架一样,像是一头疯牛,顶着蝙蝠男向前冲。

“混蛋!”

“放开我!”

在这种几乎全程被压制的憋屈之下,赛伯内心的愤怒几乎无法言喻,在他都没有发现的时候,他全身的肌肉在愤怒的支撑下鼓了起来,痛觉也减弱了一些,蝙蝠男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

那捆束着他腰部的双臂,就像是铁箍一样。

“这家伙的力量好像变大了一些!真棘手!”

“砰”

赛伯顶着蝙蝠男撞在了集装箱的棱角上,即便有特质纤维盔甲的保护,但痛苦还是从背后传来,蝙蝠男也被打出了火气,他攻击再不留情,拳头,肘部,就像是打在地面上的雨点一样,砸在赛伯的背后。

而赛伯低着头,他就像被蝙蝠男抱在怀里一样,但他的拳头毫不留情的连环轰出,每一击都砸在蝙蝠腹部的盔甲上。

发出了低沉的“砰砰”声。

就像是两头在黑暗中厮打的野兽,在互相露出了獠牙,见了血之后,已经进入了疯狂的搏斗,即便是隔着盔甲,蝙蝠男也感觉到了威胁,他双手向外一甩,伴随着咔咔两声,在他奇怪的臂铠之外,窜出了六道L型的刀刃,他抓着赛伯的头发,将他猛地拉起,然后双臂在他胸前交叉划过。

显然,他没有打算真正伤害到这个有点疯的男人,刀刃交错,仅仅是割出了伤口,但并不严重,只是皮外伤,不过在刀刃的威胁下,赛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就被蝙蝠男飞起一脚踹在了胸口,整个人都朝着后方踉踉跄跄的倒飞了出去。

不过就在蝙蝠男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刺耳的警笛声和混乱的光柱却在码头区的上空响起,宣告着这场打斗的结束。

蝙蝠男看了一眼正从地上爬起来的赛伯,他看了一眼赛伯,低声说,

“老实一点,我会盯着你的!”

说完,他伸手从腰后取下一把古怪的枪械,朝着头顶上的塔吊扣下扳机,坚韧的钢丝飞出,而就在蝙蝠男被钢丝吊着,放佛飞行一样冲入黑夜的包裹的时候,沙哑的喊声也同时响起,

“你是谁!告诉我!”

黑暗中没有回应,只有警笛声越来越近,赛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抬头看着头顶上空无一物的天空,伸手抹去了嘴角的血渍,眼睛里满是不忿和恼怒,他伸手从地面上捡起自己的外套,然后又从脚下捡起那支飞镖。

他看了一眼,那是用特殊的金属打磨的非常精细的小玩意,两端开刃,是暗银色的蝙蝠型,在一侧还有两个字母的标识。

“BM”

“batman!”

“蝙蝠侠…很好!”

赛伯将那沾染着他血迹的飞镖放入贴身的口袋里,看了一眼已经停在了刚才交战区的大量警车,又看了一眼趴在地上还处于昏迷的胖子警长,然后就踉踉跄跄捂着右臂的伤口,朝着酒馆的方向冲了回去。

这一趟…栽了。

简直就是…屈辱!

郴州牛皮癣医院
临汾治疗癫痫病方法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郴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临汾治疗癫痫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