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辽宁法库交通局拖欠工程款农民工一年工资未

发布时间:2019-10-09 15:03:39 编辑:笔名

辽宁法库交通局拖欠工程款 农民工一年工资未发

腰达房村60多人的应付工资单(央广栾红摄)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再有一个多月就到了2014年春节了,又到年关,对于外出务工的农民工来说,拿着辛苦钱回家过年,是一件幸福的事儿。可是,辽宁省法库县的一些农民给中央台打反映,自己去年打工赚的钱至今没要回来。而且欠款的还是当地的交通局。交通局为什么欠了钱?

马永财是辽宁省法库县包家屯乡腰达房村的农民。2011年,家门口修公路,连接法库县陶瓷城和包家屯粘土矿,公路名叫法包线。为了照顾家人,去年起,他开始在法包线当修路工。

马永财:我去年家有点事,也没出去,去年父母都没了,正赶上我有病,我就在这儿修道了。

70岁的孙玉山身体不好,妻子也疾病缠身,家里有八九亩地,却无力耕种。修路打工,孙玉山想赚钱想给妻子看病。

孙玉山:我家就两口人,老太太68还有病,买药也没有钱,儿子都不在跟前,我地也干不动了,我寻思在跟前就打点工。

没想到,进入2012年后,工地上就再也没发过工资。2012年8月底,工程完工,工资也没到手。腰达房村有60多人在法包线第四标段务工,都是同村村民刘学军张罗的。现在,包工头刘学军家里天天都有要账的农民工。

刘学军:我们家每天都十来多个客,都是冲我要钱的,干二年的工程款,到现在一直没给解决。这六七十人里现在还欠30万,光人工费。这里不包括机械和料费乱七八糟的。12年年底给解决点,一人摊点过年钱。[1][2][3]下一页李艳玲的家(央广栾红摄)

除了工资,有些村民还进了些土料卖给施工方,钱款也是有去无回。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看到一间没有院门没有围墙的平房,平房前左右各有一间小屋,但已废弃,房前铁丝上两件洗过的衣服在寒风中微微飘动。这是村民李艳玲的家。李艳玲的儿子儿媳都曾在法包线打工,当初,家里还借了7、8万块钱进石料卖给施工方,石料钱施工方至今未付,债主却经常上门。对村民来说,欠款是救命钱。村民刘永军在工地负责看车,如今还有4000多元的工资没拿回来。4月份他的腿被撞了,至今没钱手术。

刘永军:这腿我现在花了4800块钱,手术都没做,买喷药跟吃的消炎药,要这两个钱看看腿做手术,结果说这钱等两天给你,一直到现在,也没给。

公路建设是政府工程,中标的单位也应该是正规的建设单位。那么,为何农民工干了活儿要不回来钱?又是谁在拖欠这笔钱?政府又是如何监督的呢?

找到了法包线第四标段的负责人刘开明,他表示,第四标段是由本溪钢铁(集团)矿山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包,刘开明所带领的工程队又和本溪公司签署了分包合同。农民工都是他们工程队雇的。现在付不出来工资是因为政府没有按照合同规定付给工程队工程款。

刘开明:没有想到,政府当时说的很好。第一年完成了给你50%,第二年30%,第三年是20%。按照这个计划,原来我们的股东投资,就周转开了,如果给了50%,那我们第一年就不会欠农民工钱。欠些机械费的,第二年再给钱我们就给人家了,不就完事了。剩下是我们的本金和利益。现在利益也没有了,本金也没有了,我还欠着人钱,利息还跟着跑。

:后来借的这笔钱,利息还挺高的是吗?

刘开明:对。一块钱一毛利息呢。

:这笔钱借了多久?

刘开明:2年了。到现在为止。

:现在利息多少钱了。

刘开明:那就没法计算了,不算了,政府不守信用呗。就这么点事儿。前一页[1][2][3]下一页李艳玲的儿子负责从山上给工地拉石头,儿媳给工人做饭,石料费加上人工费,现在工地一共欠他们10万块,其中有8万是材料费。李艳玲的老父亲一气之下也病倒在床。(央广栾红摄)

刘开明向出示了相关合同和法包线合格竣工通车的证明。法包线的建设采取了BT模式,即建设,移交,也就是投资方将公路建设好了,政府分期还回投资款。按照合同规定,法库县政府应该在今年年底付清至少80%的钱款。工程队经理孙京说,法库县政府曾经承诺法包线5个标段,干得又好又快的标段能得奖金100万,没想到,工程款至今只付了38%左右,还欠1800多万。

孙京:结果别说100万了,本金都拿不回来。人家管我要钱,我去问,他们老说下礼拜吧。老这么推。一直推到现在了。去年阴历27时,给了40万,就在现场发了钱。

按照施工方的说法,农民工欠薪,施工负责人濒临破产,都是因为法库县政府违约。以农民工家属的身份跟随孙京来到了法库县交通局,交通局副局长王峰一听说要钱,马上说,近两天能够给解决些。

王峰:如果这两天来呢,给你上那串点,10万20万的呢。

孙京:元旦前后能给解决多少?

王峰:整好了,这两天能给你解决点,能给你解决多少真说不好。

交通局局长孙云峰也承认的确拖欠工程款,但也强调,账上没钱,只能逐步解决。

孙云峰:我正在运作呢。我正在想办法给你整点,先把病看了啊。

孙京:那年前能给解决多少啊?

孙云峰:那不知道啊。根据情况吧。安排能安排。

王峰:尽量吧。

孙京:家都回不了。

孙云峰:我知道。第一步,病先看了吧。行不?第二步:到时候来钱啊,倾斜你点。看看怎么办,行不?

翻开2012年法库县政府工作报告,县长陈佳标还特意提到法包线改扩建工程总投资2.35亿元,也是法库县快速推进城镇化的重点工程之一。路修好了,施工方和工人们却迟迟拿不到工程款,政府既然签了合约,却又违约,到底是缺钱还是另有原因?群众利益无小事,何况是关乎生计?法库县将如何解决陷入困境的农民工和建筑商的问题?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栾红实习任玉茜)

原标题:辽宁法库交通局拖欠工程款农民工一年工资未发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前一页[1][2][3]

衢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湛江癫痫病医院费用
黑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衢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湛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